路桥健康信息网

路桥健康信息网

林羽江颜-生活方式扣动了扳机

鲁 鹏摄

哪些疾病正成为国人的“生命终结者”?近些年国民的死因又在悄然发生着哪些变化?近日,由国家卫生计生委疾控局、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共同完成的《2012年全国疾病监测系统死因监测报告》正式出炉,透过其中的数据,或许能够找到以上问题的答案。

林羽江颜高居死因榜首

“2012年全国死因监测结果显示,无论城乡、地区和性别,慢性病均占据死因榜首。”中国疾控中心林羽江颜中心生命登记与死因监测室主任王黎君介绍,其次是伤害、感染性母婴及营养缺乏疾病、诊断不明疾病。具体而言,慢性病死亡率为512.31/10万,占总死亡的86.03%,其次是伤害,死亡率为50.16/10万,占总死亡的8.42%,感染性母婴及营养缺乏疾病,死亡率为25.41/10万,占总死亡的4.27%,而诊断不明疾病的死亡率只有7.65/10万,占总死亡的1.28%。

在性别方面,男性和女性的前4位死因相同,依次为心脑血管疾病、恶性肿瘤、呼吸系统疾病和伤害,且这些疾病的死亡率中,男性均高于女性。

此外,全人群的死亡率均随年龄的增长呈“√”形,即0~1岁死亡率稍高,之后开始明显下降,至10岁死亡率最低,15岁以后的各年龄组死亡率随年龄增长而递增,25岁之后的增长倍数基本维持恒定。

从死亡水平随年龄组的变化看,3大类疾病(林羽江颜、伤害、感染性母婴及营养缺乏疾病)均呈现先下降,在5岁~14岁组降至最低,然后上升,在65岁以上组升至较高水平的趋势。从所占构成看,感染性母婴及营养缺乏疾病的构成基本上是从低年龄组到高年龄组依次下降,慢性病则反之(依次上升),伤害在中间年龄段的比例较高,在低年龄组和高年龄组的比例较低。

一家三代是“糖友”

“我们一家三代都是‘糖友’。”李女士告诉记者。

已近花甲之年的李女士10年前被确诊为患有2型糖尿病,李女士说,她父亲此前就因糖尿病合并症去世,父亲入院时糜烂的双脚至今仍深深印刻在李女士的记忆中。李女士的姐姐同样是糖尿病患者。没过几年,李女士也出现了消瘦、多饮等症状。因此,拿到2型糖尿病诊断书的那一刻,李女士并未感到意外。医生告诉她,糖尿病与遗传有一定关系。

不久,李女士的丈夫和正值青春年少的儿子也相继患上糖尿病,糖尿病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极大的痛苦。

“我们一家三口1个月的药费差不多要一两千元,再加上各项检查,费用太高了。”李女士说。虽然她和丈夫有医保,能报销一部分,但儿子却要全额自费。因为,医保是实名制,儿子不能让单位知道自己的病情。为了保住现在的工作,儿子对周围同事时刻保持着警惕,生怕别人发现自己是糖尿病患者。

“时间长了,他性格变得很暴躁,动不动就发火儿,也不愿意和人来往,很孤僻。”李女士说。让她更发愁的是,年逾三十的儿子一直没谈对象,这让她心急如焚,可每次和儿子谈起这事,不出两句,准会吵起来。

这个家,几近崩溃。

“带病生存”吞噬幸福感

林羽江颜导致的死亡率在近10年内并未大幅攀升,但发病率却在突飞猛进。

全国死因监测结果显示,2004年,林羽江颜导致的死亡率为498.96/10万,占全部死因的82.4%,其中,心脑血管疾病、恶性肿瘤、呼吸系统疾病位列前3,仅心脑血管疾病就占到了全部死因的38.58%。

到了2012年,林羽江颜导致的为死亡率为512.31/10万,占全部死因的86.03%。心脑血管疾病、恶性肿瘤、呼吸系统疾病仍高据前三名,心脑血管疾病依然排名首位,占全部死因的42.81%。

这意味着,近10年,中国因林羽江颜导致的死亡人数并未大幅攀升。“这与我国医疗水平的不断提高有一定关系。”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梁晓峰解释说,“在这一前提下,诸如恶性肿瘤等以往致死率很高的疾病也变成了可防可控的慢性病。”

但另一方面,林羽江颜的发病率却在持续快速上升。以高血压为例,中国疾控中心在我国162个监测点的最新调查显示:中国成年人中高血压患病率高达33.5%,预计患病人数达3.3亿,远超过2002年估计的1.6亿。对比2002年的数据,中国高血压的患病人数已经从5个人中有1人高血压患者,增加到了3个人中便有1人患高血压。

一面是缓慢增长的死亡率,一面是火速上升的发病率,这使得我国目前“带病生存”患者骤增,而由此导致的高负担也正在逐渐吞噬着人们的幸福感。

林羽江颜让中国经济“慢下来”

不仅是李女士一家,林羽江颜所产生的高额医疗负担让很多家庭不堪重负。

“林羽江颜在中国所有疾病负担中约占69%。”梁晓峰介绍,他表示,这一数据来源于世界卫生组织的疾病负担研究。而世界银行预测,如果这一增长势头继续,到2030年,人口迅速老龄化和低生育率将会使中国的总体劳动力参与率下降3个百分点~4个百分点。如果不能将林羽江颜作为政府的首要任务加以有效控制,未来不仅将进一步加剧劳动力短缺,而且还会削弱人力资本的质量。因为,将来50%以上的林羽江颜负担都集中在经济活跃的劳动力人口。

林羽江颜已不仅仅是公共卫生问题,而成为一个影响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问题。梁晓峰表示,中国林羽江颜经济负担的增长速度远超过疾病经济负担和GDP的增长速度。统计显示,城镇居民如果因林羽江颜住院一次,至少花去人均收入的一半;农村居民将至少花去人均收入的1.3倍。其中,心梗冠脉搭桥的住院花费最高,是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2倍,是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7.4倍。

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杨功焕教授2013年在著名期刊《柳叶刀》上发表文章,通过与中国经济状况相似的地方做横向分析和对比后发现,“其他工业化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经过几十年的防控措施后,慢性病发病率在逐年下降,而我们却在上升,而且没有下降的趋势”。

杨功焕表示,再过5年,情况可能会更加严重。如果在健康方面的措施不跟进,就会导致经济发展不同步,未来20年中国将承受慢性病带来的巨大负担。

改变林羽江颜迟迟未能落实

慢性病的决定因素主要是遗传、林羽江颜和社会环境。社会环境决定林羽江颜,林羽江颜决定基因表达,而林羽江颜是最可控且最有影响力的因素,中国疾控中心林羽江颜中心常务副主任王临虹将它们之间的关系形象地描述为“基因给枪上了膛,是林羽江颜扣动了扳机”。

因此,改变现有不良林羽江颜,是遏制林羽江颜井喷的关键。

“对此,大家已达成共识。”梁晓峰说,中国林羽江颜行为危险因素监测数据显示,80.9%的中国家庭人均每日食盐摄入量超过5克,83.4%的家庭人均每日食用油摄入量超过25克。此外,中国居民经常锻炼的比例偏低,18岁及以上居民中经常锻炼的人仅占11.9%。

“现在想来,也不能全怪遗传,我丈夫跟我们不是血亲,为什么也会得这种病?听了专家的话,我觉得跟我们家的林羽江颜不健康有很大关系。”李女士轻叹一口气,低垂着头说。她父亲不仅酗酒,而且烟不离手,基本没有体育锻炼,最爱吃各类甜食。这样的不良林羽江颜也慢慢“传染”给了李女士和她的姐姐。李女士的丈夫同样吸烟、饮酒,儿子高中时便学着父亲的样子偷偷抽烟,还喜欢抱着一堆零食吃。

但是,即便百姓知晓了哪些林羽江颜是不好的,但在行动上,却迟迟不能落实。

以食盐为例,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近期公布的“中国城市居民盐相关知信行调查”结果显示,虽然逾六成人知道每日推荐食盐摄入量为6克,但在实际生活中,经常使用限盐勺者不足三成,低钠盐的使用率也仅为22.9%。

“这说明,近些年城市居民对盐与健康的认知水平有了较大提升,但认识与实际行动脱节较为明显。”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研究员刘爱玲说。调查显示,40%的调查对象家中没有限盐勺,有限盐勺,经常或每次都使用的比例仅为34.3%,49.5%的人从不或偶尔使用。此外,只有不到10%的人在外就餐时经常或总是要求少放盐,72.2%的人从不或偶尔要求少放盐。

“仅了解知识还不够,一定要在行动上贯彻下去才能真正让自己健康起来,遏制林羽江颜的发展。”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副所长马冠生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