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癌友动态

郭林气功

抗癌健身

心灵氧吧

康复导航

明星风采

医患对话

防癌教室

癌友作品

当前位置:深圳市癌友康复互助会 > 抗癌健身 >

搬出青山 生活变样_园林


截至4月28日,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现生态搬迁的已有442户、1144人,分别占应搬迁总户数、总人数的98.0%、98.5%。同未搬迁时相比,原住居民生活质量均有不同程度的提高。他们搬出了世代居住的高山,搬进了幸福的新生活。

■截至4月28日,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现生态搬迁的已有442户、1144人,分别占应搬迁总户数、总人数的98.0%、98.5%。
■同未搬迁时相比,原住居民生活质量均有不同程度的提高。他们搬出了世代居住的高山,搬进了幸福的新生活。
“我们靠山吃山几十年,搬下山住哪里?吃啥子?”去年10月,面对上门动员他搬迁的干部,沙坪坝区青木关镇四楞碑村53岁的村民李华问道。
李华的家在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缓冲区范围内。我国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规定,核心区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进入,缓冲区也只能进行科研观测。因此,他家需要搬迁。
“往哪里搬、生计怎么办,李华的问题在原住居民中带有普遍性。”重庆市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工作推进组办公室(以下简称“市推进办”)有关负责人坦言,“综合整治的难点和关键是原住居民的搬迁、安置,实质是如何处理好保护生态和保障民生的关系。”
“保护生态和保障民生”成为综合整治的根本遵循。市级相关部门和涉及综合整治的北碚、沙坪坝、璧山三个区在充分听取群众诉求和建议后,采取搬迁补偿、异地迁建、生态赎买、纳入城镇社保体系、增设公益服务岗位等综合措施,打消了保护区内原住居民的种种顾虑,让“绿水青山”转化为百姓能够得到实惠的“金山银山”。
原住居民愿景被纳入政府决策
“每次干部上门来,总要带支笔、带个本本,把我们的意见记下来。”北碚区澄江镇缙云村戴家院社的原住居民蓝长生说,“后来,我们的一些意见真的就‘变现’了。”
戴家院社位于缙云山保护区半山腰,是生态搬迁的重点地区之一。
“我想直接搬进城,但又担心住不习惯,而且年纪大了,还怕生活没得着落。”今年74岁的蓝长生说。一段时间后,再次上门的干部告诉他,搬迁会获得一定的补偿,老两口能凭此在北碚城里买套小户型;过了60岁,可以纳入社保,基本生活也有保障。
顾虑打消后,去年4月11日,蓝长生爽快地签下搬迁协议,成为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搬迁试点的第一个搬迁户。
在综合整治中,北碚、沙坪坝、璧山三个区的500余名干部,带着“心”和“情”进驻保护区开展调查走访。他们在宣传发动的同时,收集到了5300余条群众愿景,其中大多数与民生后续保障有关。
这些愿景被充分“消化”后,纳入市委、市政府的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决策中。“根据原住居民的愿景制定的政策更有针对性。”“市推进办”负责人表示,“只有他们的利益得到充分保障,这项工作才能推进,绿水青山也才能长久保持。”
下山开始新生活
伍成勇买的房子在地铁1号线璧山站附近,可以远眺连绵的缙云山。
“说实话,搬下来生活还是要方便些,一家人也在一起了。”伍成勇说。
伍成勇今年46岁。此前他子承父业,在璧山区大路街道龙泉村二社养羊十多年。为此,他和母亲、妻子住在山上,下山赶场,单程也要走1.5小时。他的一对龙凤胎孩子在璧山城里读高中,每次探望他们,伍成勇先要绕道沙坪坝青木关,再坐上进城的公交车。
伍成勇的老屋在保护区的缓冲区范围内。他在房前屋后陆续搭建了300多平方米的羊圈,被自然资源部卫星监测到,成为保护区需要整改的事项之一。在得知需要搬迁后,伍成勇和家人一合计,决定用生态搬迁补偿款买房,直接搬进璧山城里。他买的房子有130多平方米,去年下半年搬进去后,两个孩子也由住读改为走读。
更重要的是,伍成勇的生活方式也改变了。龙泉村老屋周围没有5G网络信号,他只能用老年机。下山后,为了更快融入新生活、方便与工友联系,他换了一台智能手机。由于勤快肯干、信息灵通,他和妻子很快适应了新岗位,两人月收入加起来有5000多元,已在城里扎稳了根。
根据我国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相关规定,自然保护区内的人类开发活动受到严格限制,部分原住居民因为生活不便、生产困难,通过生态搬迁,保护区内已有442户原住民搬迁到了基础设施更为完善的区域,过上了更为舒适的生活。
“出山”生计有保障
“对我来说,种地困难,出去打工也不容易。”近日,北碚区澄江镇缙云村石华寺组的村民甘信莲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前几年一次脑溢血,给他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甘信莲的家在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综合整治生态搬迁范围内。为了让他“搬得出”还能“稳得住”,北碚区整治办想了很多办法,最后帮他找到了一个做清扫的公益岗位,每月有1500元收入。
对于像甘信莲这样无一技之长,但仍有一定劳动能力的原住居民,北碚、沙坪坝、璧山三个区积极为他们提供就业技能专题培训和公益服务岗位,使他们有了稳定的收入;对于年纪较大、已无劳动能力的生态搬迁原住居民,则通过纳入城镇社保体系等方式,使其能安享晚年。
“在我们提供的400多个公益岗位中,有150多个都是巡山守卡护林员岗位。”“市推进办”负责人表示,这样一方面可以发挥原住居民熟悉当地人员和山形地势的优势,更好地守护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自然生态;另一方面,部分原住居民对这座山有着深厚感情,愿意保护这一片绿水青山。
缙云山脚下的澄江镇柏林村位于保护区外,北碚区正与中铁建联合打造“柏林村乡村振兴竹文化村落”示范项目,利用柏林村400余亩竹林和非保护区域相邻地区竹林资源发展竹基复合材料、竹饮料、竹家具等竹材加工产业链,为柏林村及周边村民提供就近就业岗位和致富机会。
目前,总投资34.7亿元、全线64.5公里的缙云山生态环山绿道相关工作正在有序推进。届时这条道路不仅可以对缙云山保护区进行生态保护“划界”,发挥隔离带作用,还将串联沿线传统古村落、休闲农业、特色民宿,成为一条生态屏障路、景观旅游路、产业提升路、消防救援路,有效推进缙云山及其周边区域产业生态化,生态产业化进程。
听说环道要从青木关镇境内经过,李华非常高兴。去年生态搬迁后,他买了新房,当上了护林员,生活质量明显提高。“青木关有一条老街,到时候旅游发展起来了,那才是真正的‘靠山吃山’。”李华充满期待。(记者 罗芸)

推荐阅读:

黑龙江省林业和草原局以最严格的生态保护制度保护绿水青山

[林草扶贫]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

行走紫云:守得青山见金山

养在深闺人未识 绿水青山牛背梁

(来源:重庆日报)园林网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用老秦人的“拧劲”做好绿水青山卫士_园林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4-2016 ai-you.org 深圳市癌友康复互助会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21173号-1